十時_Worlgy

残存的鹿角与锈蚀的伐木斧

© 十時_Worlgy
Powered by LOFTER

这两句算是整首歌最喜欢的地方了,今天又听到了这首歌,想了想还是要跑过来夸一夸铝桑的翻译
(咦刚刚好像没转载成功?

AlSiP/铝硅磷:

またまたわがままばかかなまさか?


まだまだながながまなばなきゃだな!


事事、次次,只是恣肆自恃自私,事至此?


日日、时时,适值自持自制致志,直知之!

试试这个功能...

花火

①草熏熏生日快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哟哟哟哟哟哟哟哟哟~

②勿代三

③OOC有,毕竟不可能不OOC。>﹏<

当我今天第六次掏出手机看时间的时候,终于没能忍住在line上给那家伙发了条信息。

『已经过了二十分钟了你倒是给我快一点啊!』

可恶,我暗骂到,说不定那家伙是故意让我等这么久的,这种事他不是干不出来。一想到那个人让人头大的性格,我就皱起了眉。有时候真的很想把那个又吵又闹的家伙一脚踢开不再理睬。

不过还是做不到的吧。

……

我叹了一口气,突然有了种不好的预感。猛地转头一看,果然看到まふまふ鬼鬼祟祟地在身后不知道要干什么。我瞪了他一眼,看见他手里好像拿着什么东西。大...

割裂的画布

兔兔生日快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还是写不出什么像样的文字 ( •̥́ ˍ •̀ू )最近我的逻辑离家出走了真的抱歉(土下坐

还有就是我不怎么了解mafutin这对CP所以……这也是第一次写,写的不好或者OOC了请原谅我 m(._.)m

        赤ティン抱着手站在まふまふ身后,放缓了呼吸看着正在认真作画的男孩。

        每一笔都随性潦草,却又严谨地勾勒出边际,散开的笔触与颜色当中有着紧密凝聚着的灵魂。空气里飘着淡淡的颜料味道,混杂着室...

贺文 【mafusora】无色梦

トる生日快乐!

最后还是攻受不明我真的没办法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トる抱歉啊啊啊啊啊啊

啊对了,BE预定(趴)

破旧的自行车发出节奏性的声响。

空无一人的楼梯里只有单调的脚步声。

そらる稍稍费了点力推开了天台锈红了的铁门。

一阵强风吹来,他下意识地交叉手臂遮住了脸,纯白衬衫的衣摆无规则的冲撞。
透过手臂与手臂间的缝隙,他看到了那个身影,安安静静地坐在天台边缘。

突然就不知如何是好。

第一次注意到学校里还有这样一个不太正常的人大概是在他惹出第一个麻烦之后了。
透过长长的走廊和阴暗明灭的昔日阳光,他仿佛又看到了那个被按在地上打却毫不反抗的男生。
学生会长出面阻挠,本以为对方会...

寓言

年更的我竟然变成了月更又变成了周更!!!

以及摸摸Chakiki,Chakiki不哭我放文给你看。

①梗来自《史丹利的寓言》

②文中有部分语句来自《史丹利的寓言》

③CP不明,可能有点そらまふ,如果你仔细琢磨琢磨可能还有点まふまふ×まふまふ。

这是一个叫做まふまふ的人的故事。

まふまふ住在一栋公寓里,这栋公寓由两座相连的楼房构成。まふまふ的生活很简单:每天在这栋公寓里醒来,在这栋公寓里度过一天,在这栋公寓里睡下,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也许别人看来这种生活无聊到让人发疯,但まふまふ却享受着这种生活,仿佛他天生为此而活。まふまふ还有个好友そらるさん,まふまふ是幸福的。

然而...

正月十五_脑袋抽掉了的随笔

         我不喜欢火光,因为有火光就意味着有黑暗。

         但我无法否认它们很美就是了。

         像是在除夕夜里看着敬天的纸钱和香火一点点熄灭这种事,我干过无数遍。那些橙黄偏红色的虚幻在夜里明亮,飘出几乎没有质量的黑色的灰,仍然保持着纸的薄度,但其实已经不存在了——就像那些火光,渐渐缩小变暗直至消失之后仍旧会留存在我的视网膜上...

TOP